影音先锋 撸吧av_网友自拍2015偷偷撸_日日夜夜撸 在线影院_撸撸什么意思
|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|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,以免找不到我们 |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美少妇的哀羞 第七十四章
 

    美少妇的哀羞 第七十四章

    时间:2018-02-09 小依两粒嫩乳被濡舔得有湿又滑,随猪嘴的抢食而在胸下跳颤,丰沛的奶汁甚至还洒滴在地毯上,在场宾客看得眼珠都快掉出来。   但沈总和JACK还不作罢,他们将小依併拢捆吊的匀直双腿解开,却不是帮她鬆绑,而是一人抓一边,把小腿弯折到大腿上,再用麻绳紧紧的绕着,一圈一圈的从脚背困绑到膝盖。   「呜…」被如此对待的小依只觉得腿根都快裂了,不断发出痛苦的呻吟,上下两截腿被绳子残忍的困绕在一起,连脚掌都强迫贴在自己屁股上,这种绑法,让窄紧的肉缝裂成了一个小湿洞,阴道看得一清二楚,里头鲜艳欲滴的耻肉在颤抖,粉嫩的菊肛也被周围肌肉拉得很紧,括约肌绷到变形。   「这样看得好清楚呢!」   「可怜的玉彬,这么美的妻子,却是个人尽可夫的女人…」   那些宾客每看到小依换了一种淫乱的姿势被糟蹋,就会开始兴奋的讨论。   那两条被困得和青蛙差不多的美腿,又让从厅顶垂下来的绳索吊起来,小依吃力而辛苦的扭动雪白身体,骨盆和大腿根部因为这种强迫的困吊而几乎要脱臼,羞耻的肉洞完全暴露在淫糜空气里。   「四条小猪抢两颗奶吃,好像很可怜,我怕它们会吃不饱。」沈总蹲在小依被迫仰起的俏脸前,邪恶的笑着道。   「呜……求求你……把它们…弄…弄走…呜…不行了…我的身体…快不行…愈来愈…热了…」小依一双美眸凄迷而哀苦的乞望着面前男人,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和骨头暖融融的、灵魂就快要脱离的感觉,要不是因为被困吊着,不时传来扯痛和像脱臼的剧痛让她清醒,只怕就要完全堕落在猪仔的调戏之下而达到高潮。   「还没呢!这样就受不了吗?接下来要怎么熬?」沈总趁机侧下头、狠狠的吻了小依微启的小口。可怜的小依根本连抵抗的力气都没有,任由这龊龊的男人恣意品嚐她香软的唇瓣和舌片,嘴里发出嗯嗯的喘息。   正当她被沈总强吻着,突然又感到一管发烫的硬物抵住两腿间的裂缝,正用力的旋转,挤开耻肉强迫往阴道进入。   「嗯哼!」小依从鼻孔和喉间发出激烈而痛苦的闷哼,如果她的嘴是自由的,一定会惨叫出来,不过沈总扭着她的头,毫不放鬆的吸住她唇舌,使她根本无从躲避。   原来在她屁股后面的JACK,此时握着一管奶瓶,正残忍的旋转塞进少妇幼嫩肉洞中,美丽的肉体因为多重折磨,早已覆满了汗汁。纤腹吃力缩动、被吊成蛙腿模样的两条美腿在痛苦抽颤。   「这样小猪又多了一个奶头可以吃了。」JACK吃吃的笑道,旁观的人张大嘴、看到连兴奋的话都说不出来,挤满人的大厅只听得到小依的呻吟、小猪抢食她乳房奶水所发出的唏呼声、以及来自四方的喘息。   整管装满热奶的奶瓶,竟然完全塞进小依可怜的阴道,只剩黄色的塑胶奶嘴露在外头,活像她两腿间长出来的乳头。   「呜…」小依觉得下体就要暴裂了,温烫的奶瓶涨满了她的阴道,虽然他们用的奶瓶尺寸并不算粗大,但里面注满了刚泡好的热牛奶,让紧紧包裹着瓶身的黏膜就快要沸腾。   「现在有一只可以到这边吃奶了!」JACK从挤在她乳房下抢奶水的猪仔中抱走一只,那条被抱走的小猪舔不到小依奶头,马上发出吱吱吱的凄厉叫声,但当JACK把它抱到小依张开的两腿间,让它去含住那粒凸在股缝的奶嘴后,小猪就像发现新大陆般、疯狂的吸吮里面的奶水,湿润的猪鼻还刚好顶在小依肛门上磨擦,可怜的赤裸少妇就像个餵奶玩具般、离地横悬着扭动、悲鸣,猪的唾液和溢出的牛奶,将雪白的大腿根和两片屁股糊满黏黏白白的热液…   ※ ※ ※ ※   从头到尾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玉彬,酒醒过来时,发觉自己已经躺在家里的沙发上,怎么被送回来的都不知道,客厅只有他一人,看看墙上的挂钟,竟然已经晚上九点多了,两侧头还痛的要命,因为中午没吃什么食物,又喝许多酒,原本就不好的胃开始阵阵的痉挛。   「小依…你在吗?」他揉着太阳穴、无力的呼唤妻子,原以为小依会在厨房或屋内其它地方,能为他倒杯热水或帮他按摩解酒。   但叫了几声,并不见妻子的回应和身影。只好自己硬撑着起身,怎知双脚才落地,一股呕意立即涌上胸口。   「呕!…呕!…」   玉彬情急下就在旁边的垃圾桶吐了起来,没有食物的胃,吐出来的儘是黄黄的水,一阵阵天昏地暗的晕眩伴随呕吐袭来,直到吐完,整人也已不支的软倒在垃圾桶边喘气。   「呼…」玉彬休息了好一阵子,才勉强能扶着茶几、发抖的站起来。   「我真没用…」身体的不争气,让他懊恼起自己,也再次勾起小依雪白美丽的胴体、在他眼前活生生遭那群坏人恣意染指、蹂躏!自己却被那些人像囚犯般绑着在一旁看,距离不到只尺,妻子的呻吟、哭喊,和哀羞乞求丈夫原谅的眼神,就像记忆的伤口般,只要想到都会滴血。   「我发誓!一定不会让你再被别的男人欺负…」他挺直了身子下定决心。可怜的男人,根本不知道他醉死过去的几个小时间,美丽的妻子又被更多人玩弄过。   决心保护妻子的玉彬,虚弱的身体似乎也慢慢注入力量,他想小依一定是临时有事出去一下,可能等会就回来了,因此想先去把身上外衣换下来、洗好澡等她。   玉彬才刚脱下西装外套、蹒跚的走向浴室,脚下就踩到一团布,差一点就被绊倒。   「小依怎么乱丢衣服…」玉彬埋怨着弯下身拣起地上的裙子和衬衣,那是小依今天穿出门的,一直到饭店才去换礼服,由此可见她真的已经回来了。   「咦!」   更让他讶异的是,离这堆被弃置在地上的衣裙不到二步处,竟还有一只歪倒的高跟鞋,「怎么回事?小依从来不乱丢东西的…更何况把外出的鞋子穿到室内…」玉彬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不祥和疑虑。于是眼光四处在屋内搜寻,很快便看到一件熟悉的胸罩被丢在客厅另一头。   「小依!」玉彬着急的走过去捡起来,一边大声叫唤妻子!眼前不远处就是他和小依的寝室,而小依的另一只高跟鞋、和她性感的三角裤缠在一起,被丢弃在寝室门外。   「不…不会的…」玉彬彷彿等着赴刑般,僵硬的往前走去,要推开那扇门只是举手之力,对他而言却是命运与尊严的宣判。   还不到门口,玉彬慌乱的心就已被无助和嫉恨所盘据。   「是我想太多了…小依没事…她一定不在里面…只是出去一下…」他没勇气再往前,想就此掉头回到客厅等妻子,却隐约听到寝室门内传来激烈而断续的呻吟。   「哼…噢…」   「爸…换你舔她…舔快一点…她快高潮了…」   「噢…好舒服…她的肛门…夹的好紧…」   「我也是…阴道快把肉棒…吸断了…噢」   「呜…」   那是…好熟悉的男人声音…夹杂着女人失魂痛苦的喘息,一道锋利的白芒划过玉彬脑叶!   「是爸爸!还有志彬文彬!他们…怎么可以这样!!」玉彬怒不可遏的用力推开房门!   虽然已经知道小依和谁在一起,但当这一幕映入眼底,仍让玉彬恨不得就此死去。   妻子雪白美丽的胴体,正和几个全身精赤男人无耻交叠、纠缠着,她跨着腿伏贴在志彬身上,志彬整根肉棒已经没入周边耻毛全被剃光的小穴内,只剩两粒丑陋的睪囊吊在外面抖动,无耻的大伯一边挺动下体、还兴奋的吸吻弟妹香唇。   弟弟文彬则跪在小依屁股后面,有半条肉棒竟然还插在她可怜的嫩肛内,小依浑身被淋遍润滑油,雪白肌肤透出高潮的粉红色泽。玉彬也发现那老不羞的亲父,正低着头在舔逗他妻子的耳窝,他们把小依双睛用丝袜蒙了起来,失神的少妇并没发觉丈夫来到,还用力攀搂住身下的大伯,努力扭转屁股,让大伯和小叔的肉棒在她股间的两个肉洞充份磨插。   「可恶!你们竟然对她做这种事!!」玉彬两颗牛眼简直快喷出火!握紧拳头就要冲向前!但腹部马上遭到一记重击!   「呕!」痛苦屈倒在地上的玉彬,愤恨抬起头,发现站在他面前的,竟然是自己的堂侄志原和志冠,他们两个也是一丝不卦,两腿间的鸡巴还湿淋淋、刚软掉不久的样子,想必刚才也享用过小依的身体。   「玉彬叔叔,你不能满足美丽的妻子,就别那么自私想把她藏起来嘛!」志原的口气完全是沈总那群禽兽的调调,一点都不像高中生。   「可恶…」玉彬咬牙切齿,却痛得挤不出一点力气,于是被两个侄子拖到一旁的沙发床上用绳子绑着,看妻子继续被父亲和兄弟群奸。   「玉彬叔叔,让你看一样东西。」志原拿了一张纸到他面前,玉彬瞪着怒目彷彿要将这无耻的堂侄吃掉。   「嘿嘿…我知道你一定恨不得杀死我,不过婶婶这么美的女人,本来就是大家的,你以为你能独享吗?更何况…你的东西又不行…!」志原玩弄着手上的纸张,鄙夷又嫉妒的说道。   「志原…放开我…不要再错下去了…」玉彬忍着悲痛、语气软化的试图说服侄子。   「哼!你到底看不看?不看你会后悔!」志原把手中的纸张丢到沙发床上。   玉彬好不容易才从妻子的呻吟和肉体交媾声中转移出一点点注意力,慢慢低下头去看那张纸。   那是一张医院的报告。   林天依女27岁排卵正常卵子状况追蹤:成熟黄学章男62岁精子数量:正常精子活动力:正常   授精成功率:70%以上 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   「这是什么意思!你们到底对她作了什么?!」恐惧和冰冷佔据了丈夫全身。   「黄学章!」   虽然只有三个字,但玉彬还是又仔细的看了二遍,一直到确定自己没眼花!那是黄老爹、也就是玉彬父亲的名字!为什么?会和妻子的名字出现在同一张医院报告上!而且还都和怀孕检验有关?   「玉彬叔叔,你就认了吧,那位总经理先生要我告诉你,他带小依去医院检查过,小依婶婶的卵巢中有一颗卵子发育得很漂亮,过几天就要成熟排放出来了,他们打算用叔公的精子让她受孕,今天晚上我们玩够她之后,就要带她去找那位医生了。」   「不行!你们敢!我要杀死你们!放开她!听到没有?!」玉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,妻子竟然要被迫授别的男人的精,对像还是她的公公!自己的父亲!   但仅管玉彬发狂愤怒的嘶喊,他的父亲和兄弟仍然像着魔般充耳不闻,还愈发粗暴的在小依美丽纤柔的身体上逞兽慾!   「小依!快点逃!他们要让你怀孕!快逃!离开他们!…」玉彬见阻止不了黄老爹他们,只好转向妻子喊话,但小依也听不到他的话,随着高潮快暴发的感觉到来,她不顾廉耻的弓起玉背,使劲搂住志彬大声哼啼。原来小依不但双眼被丝袜蒙住,耳朵也让他们用特製耳塞塞着,根本听不到外面的声音。   「噢…」快感的最高点终于到达了,赤裸的美丽少妇缠紧身下的男人,浑身抽颤的洩出体内热流,两个肉洞像饥饿的小嘴,将大伯和小叔的怒棍用力含咬、吞噬,志彬和文彬两兄弟也无法支持下去了,怒吼着先后在她肛门和阴道内注满浓精…   ※※※※   「小依在那里?求求你…带我去见她…」   沈总翘着腿坐在他办公室的大沙发上,面前跪着一个邋遢乾瘦的男人,正激动发抖的哀求着他。   自从上次小依被带离开家,已经过二个月,玉彬一个月前就没去上班,每天都到沈总办公室求他,希望能见到妻子,要不是他仍深爱小依,早就失去活下去的生趣了,沈总说这一切都包含在当初二年还债的约定中,要玉彬忍耐,迟早会把妻子还给他。   「你真烦!」由于他一再苦求,沈总终于不耐烦将手中报纸甩到他脸上,满脸鬍渣未修的玉彬连躲都不敢躲,还向前伏倒猛磕头!   「求求你…我好想小依。」   「干!没用的家伙,好吧!就让你死心也好!」沈总大歎了一口气站起来:「跟我走吧!」   「谢…谢谢…」玉彬布着血丝的眸子、很快盈满希望和喜悦的泪水,像条枯瘦流浪狗般的他从地上颤抖的站起来,战战兢兢的跟在沈总身后。